喂!你是哪来的葱跟蒜呀!小善是我们家的由得你指使吗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1
  • 来源:看狼片955cc国语自产69

  喂!你是哪来的葱跟蒜呀!小善是我们家的由得你指使吗?没有那个屁股就别坐马桶,欺人欺到我们工作室来。」简直不知死活。

  「你……你们还不是当她是菲佣使用,动不动就叫她拿东拿西。」她振振有词的加以反击,脸上毫无半点羞愧之意。

  「那关你什么事,你会不会走错路了,要搞公关请到大富豪,凭你的姿色还能端端小菜,替客人递毛巾。」真是三家闲、一家听胡,管到人家的家务事。

  「果然是只会走台步作秀的小模特儿,没见识又缺乏涵养,我们每天接见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哪像你们只要钓上小开就高兴得晕了头,任人白玩。」她语气高傲的不屑降低格调。

  被气得直冒火的平面模特儿不甘示弱的反讽,「哪个酒店小姐不陪王董、李董、方总裁呢?生张熟魏是你的天份,送往迎来更是你工作之一,我们真的跟你没得比。」

  呃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她完全看不懂在上演哪出戏,你一言、我一句的彼此叫骂,她们究竟在吵什么,为何会从葱跟蒜演变到酒店坐枱,人家不是说远亲不如近邻吗?

  泡完咖啡的方良善满脸迷惑的注视著吵得不可开交的女人们,她不懂她们刚刚才说忙得要死,现在居然有时间吵架,而且还没有停止的打算。

  在这段期间她准备了三十盒大头针,帮出纳喂孔雀鱼,烫平三件模特儿随手乱扔的衣服,拖地抹桌子还换上新茶水,甚至在布满灰尘的储藏室找到徐设计师要的黄色布料。

  她们不觉得很浪费口水吗?不就倒倒垃圾而已。

  喔!差点忘了吴姊的交代,桌上的设计稿得收好,不能让外人瞧见公司的机密……

  「啊!好痛!」痛字加两倍。

  同一个位置拐到两次不是普通的倒楣,原本就痛得难以行走的左脚转眼更肿得像馒头,一使力那痛楚就由脚底板窜到骨子里,那揪心的痛简直像在剐她的肉,一寸一寸活生生的撕扯。

  休息一天以为不痛了,甚至有稍稍消肿的样子,她想今天吴姊就要从米兰回国,身为助理的她哪能再偷懒,三天的假够她偷笑了,虽然有一天她拿去赚外快,另一天窝在家里养伤。

  没想到她太高估自己的耐痛能力,整天忙下来她真的快断气,根本没人注意到她走路怪怪的,一脚高一脚低的走得不是很稳,工作效率明显慢了许多。

  「我当你没神经呢!一只脚肿成象腿还能跑马拉松,你准备申请残障手册是吧?」真不会照顾自己。

  「吴……吴姊,你回来了。」惨了,她还没整理吴姊的桌子。

  「嗯哼!再不回来这工作室准让你们这几个小妖精给拆了。」吴美雪没好气的道,一杯热腾腾的杏仁茶出现她面前。

  美艳动人的短发女子一眄行动不便的小助理,旅途上的疲累一扫而空,忍不住想笑而抿起的嘴看来十分严肃,让一群闹事的工作人员不敢再大声喧哗,以为她怒不可抑。

猜你喜欢

恍惚间,他似乎听到自个儿神经崩裂的声音

恍惚间,他似乎听到自个儿神经崩裂的声音,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聚中到了一处。在沸腾,在燃烧。脸上终年不化的冷酷荡然无存,脑门儿上迅速布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,酥麻的触感从尾脊传来,折磨得

2020-04-14

可是夜深人静,不敢闹出大动静。

可是夜深人静,不敢闹出大动静。压低嗓子,他狠狠推她,语气危险而灼人。“再不醒!老子抽你!”啊!这一下,宝柒终于彻底清醒了。摸了摸鼻子,揉了揉眼睛,她瞪大了眼睛,又伸出指尖在他身

2020-04-14

雪狐低下头,思考了下,而后又抬起硕大的脑袋看着冷若雪

雪狐低下头,思考了下,而后又抬起硕大的脑袋看着冷若雪。“我虽然是灵兽,可是也是知恩图报的,你救了我,我愿意认你为主。”雪狐说道,要是这人类强迫它,那以它高阶灵兽的骄傲,它宁可玉

2020-04-14

天才排行榜?”冷若雪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爷爷

天才排行榜?”冷若雪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爷爷。“呃…就是咱们菱风大陆上天才的排行榜,凡是上榜的,都可以算得上是天才,不过只有50个名额,年龄还不能超过30岁。”冷擎天解释道。“哦。

2020-04-14

慕容雨勾唇冷笑:居然还没死心,费尽心机

慕容雨勾唇冷笑:居然还没死心,费尽心机,痴心妄想的硬要进皇宫赴宴……唯恐慕容琳改变主意,车帘放下后,张玉菲便催促车夫赶车,高贵马车急驰而去,慕容琳含羞带怯的悄悄望了欧阳少弦一眼

2020-04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