喂!你是哪来的葱跟蒜呀!小善是我们家的由得你指使吗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  • 来源:看狼片955cc国语自产69

  喂!你是哪来的葱跟蒜呀!小善是我们家的由得你指使吗?没有那个屁股就别坐马桶,欺人欺到我们工作室来。」简直不知死活。

  「你……你们还不是当她是菲佣使用,动不动就叫她拿东拿西。」她振振有词的加以反击,脸上毫无半点羞愧之意。

  「那关你什么事,你会不会走错路了,要搞公关请到大富豪,凭你的姿色还能端端小菜,替客人递毛巾。」真是三家闲、一家听胡,管到人家的家务事。

  「果然是只会走台步作秀的小模特儿,没见识又缺乏涵养,我们每天接见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哪像你们只要钓上小开就高兴得晕了头,任人白玩。」她语气高傲的不屑降低格调。

  被气得直冒火的平面模特儿不甘示弱的反讽,「哪个酒店小姐不陪王董、李董、方总裁呢?生张熟魏是你的天份,送往迎来更是你工作之一,我们真的跟你没得比。」

  呃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她完全看不懂在上演哪出戏,你一言、我一句的彼此叫骂,她们究竟在吵什么,为何会从葱跟蒜演变到酒店坐枱,人家不是说远亲不如近邻吗?

  泡完咖啡的方良善满脸迷惑的注视著吵得不可开交的女人们,她不懂她们刚刚才说忙得要死,现在居然有时间吵架,而且还没有停止的打算。

  在这段期间她准备了三十盒大头针,帮出纳喂孔雀鱼,烫平三件模特儿随手乱扔的衣服,拖地抹桌子还换上新茶水,甚至在布满灰尘的储藏室找到徐设计师要的黄色布料。

  她们不觉得很浪费口水吗?不就倒倒垃圾而已。

  喔!差点忘了吴姊的交代,桌上的设计稿得收好,不能让外人瞧见公司的机密……

  「啊!好痛!」痛字加两倍。

  同一个位置拐到两次不是普通的倒楣,原本就痛得难以行走的左脚转眼更肿得像馒头,一使力那痛楚就由脚底板窜到骨子里,那揪心的痛简直像在剐她的肉,一寸一寸活生生的撕扯。

  休息一天以为不痛了,甚至有稍稍消肿的样子,她想今天吴姊就要从米兰回国,身为助理的她哪能再偷懒,三天的假够她偷笑了,虽然有一天她拿去赚外快,另一天窝在家里养伤。

  没想到她太高估自己的耐痛能力,整天忙下来她真的快断气,根本没人注意到她走路怪怪的,一脚高一脚低的走得不是很稳,工作效率明显慢了许多。

  「我当你没神经呢!一只脚肿成象腿还能跑马拉松,你准备申请残障手册是吧?」真不会照顾自己。

  「吴……吴姊,你回来了。」惨了,她还没整理吴姊的桌子。

  「嗯哼!再不回来这工作室准让你们这几个小妖精给拆了。」吴美雪没好气的道,一杯热腾腾的杏仁茶出现她面前。

  美艳动人的短发女子一眄行动不便的小助理,旅途上的疲累一扫而空,忍不住想笑而抿起的嘴看来十分严肃,让一群闹事的工作人员不敢再大声喧哗,以为她怒不可抑。

猜你喜欢

为什么我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没好事啊?便宜你来占

为什么我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没好事啊?便宜你来占,坏事由我顶,你发光发热,我提烛点灯。”张王菁哀怨道。这太不公平了,她要状告神明,她不过和好友坐同一部车而己,竟也“幸运地”受连累。

2020-03-07

乖啃,学弟,别暴走,学姊给你“惜惜”,你的肩膀挺宽的——咦!你在脸红吗

乖啃,学弟,别暴走,学姊给你“惜惜”,你的肩膀挺宽的——咦!你在脸红吗?”天哪!大发现,雪山来的冰块男在解冻中。夏语绫笑昧了眼。脸上躁红,初日辉不耐烦地想甩开这缠得死紧的学姊,

2020-03-07

传说每隔十年,在阴年月圆日才一现

传说每隔十年,在阴年月圆日才一现,子时出、卯时没,一到黎明,整座山峰离奇地隐没旭日当中,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山影辉映横亘天际的彩虹。另有一说,幽冥山掌控在玄皇门手中,玄皇门众不过千

2020-03-07

源自她丰腴的身材呀!胸大腰也大,就是个多汁的水梨体型

源自她丰腴的身材呀!胸大腰也大,就是个多汁的水梨体型,在以葫芦形为美的普遍审美观下,她的「稍胖」就成了一种不可饶恕的原罪,男人眼中只看得见腰身纤细的骨感美人,瞧不见腴嫩有味的胖

2020-03-07

真爱难寻,她的羽翼太丰他承受不起。

真爱难寻,她的羽翼太丰他承受不起。「是吗?」多叫人心碎的谎言,她几乎要相信他的冷血是天生的。「那么那只可爱的长毛吉娃娃呢?听说你开始饲养宠物了,我要陪你一起赏玩,我还没替狗刮过

2020-03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