乖啃,学弟,别暴走,学姊给你“惜惜”,你的肩膀挺宽的——咦!你在脸红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
  • 来源:看狼片955cc国语自产69

  乖啃,学弟,别暴走,学姊给你“惜惜”,你的肩膀挺宽的——咦!你在脸红吗?”天哪!大发现,雪山来的冰块男在解冻中。夏语绫笑昧了眼。

  脸上躁红,初日辉不耐烦地想甩开这缠得死紧的学姊,但是……该死!她的胸部干么贴着他的背,让他休温节节升高?

  “下去!”

  “不要。”她乐得高人一等风景好,两手仍紧勒住他颈项,双腿更不伦不类的勾在他腰上,像只野猴子。

  “我没有穿上衣。”初日辉真的很气她的无赖行为,却没法真伤了她,脸上的热度快把他逼疯了。

  “我知道呀,秀色可餐。”她笑得很贼,露出一副欣赏养眼画面的得意模样。

  咬了咬牙,他只好无奈又气愤的背着耍赖的她再走回美术教室,“你快点给我画,逾时不候。”

  “小初真乖,学姊疼你呢。”诡计一得逞,她连忙从他后背跳下,笑盈盈地伸手摸摸他的头。

  初日辉没好气地挥开她的手“不许叫我小初,否则下次别想我配合。”要不是她阴魂不散的老在他眼前晃,他才徽得理她,明明是白白净净的漂亮女生,言行举止却像个粗鲁小男生,总是随兴的做出教人瞳目结舌的疯狂事来,他真是败给她了。

  “好啦、好啦,火气真大,待会学姊请你吃冰,消消气。”她讨好的说。这年纪的男孩子真瞥扭,不过抱了他一下,拗脾气就犯了。

  其实在夏语接眼中,人休模特儿没有男女性别之分,她看到的只是作画的好素材、具有力与美的身休线条,所以她想画下来,留住这隽永的一刻。

  可是她忘了自己本身也是令人遐想的对象,早已发育的丰挺胸部、高挑纤细的玲琉身材,一双笔直美腿雪白细嫩,散发着属于女孩的娇媚。

  只要是男人,都难以抗拒蜜桃成熟的香气,何况是血气方刚的大男孩?

  初日辉清楚自己全身的燥热起因于她不自觉的靠近,不过他掩饰得很好,教人看不出异状,除了休温高热不退外,脸上的暗红已逐渐散去。

  “我不吃冰。”谁理你。

  听而不闻的夏语绫画上最后一抹暗影后,活灵活现的人物像便跃然于画纸上,明亮和灰暗的炭色分配恰到好处,线条也勾勒出男孩筑惊狂捐的冷悍神韵。

  看她画好了,画中人不想看成品,转身就要离开,而画画的人也不给看,反手一卷将画纸卷成圆筒状,一手拉住男孩黝黑的手臂,一手忙着收拾“自认为”价值不菲的画作一一

  总而言之,她不让他走,他就走不了。

  而且她是信守承诺的人,说要请他吃冰就一定得去,管他同不同意,反正她硬拉着他不放手,他就算把她的后脑勺瞪穿了也没用。

  怎样?她就是赖皮,人一皮,天下无难事。

  来到学校附近的冰店后,她盯着墙上的menu问他,“我要吃红豆牛奶冰,你呢?”嗯,四果冰和月见冰看起来也很好吃。

猜你喜欢

为什么我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没好事啊?便宜你来占

为什么我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没好事啊?便宜你来占,坏事由我顶,你发光发热,我提烛点灯。”张王菁哀怨道。这太不公平了,她要状告神明,她不过和好友坐同一部车而己,竟也“幸运地”受连累。

2020-03-07

乖啃,学弟,别暴走,学姊给你“惜惜”,你的肩膀挺宽的——咦!你在脸红吗

乖啃,学弟,别暴走,学姊给你“惜惜”,你的肩膀挺宽的——咦!你在脸红吗?”天哪!大发现,雪山来的冰块男在解冻中。夏语绫笑昧了眼。脸上躁红,初日辉不耐烦地想甩开这缠得死紧的学姊,

2020-03-07

传说每隔十年,在阴年月圆日才一现

传说每隔十年,在阴年月圆日才一现,子时出、卯时没,一到黎明,整座山峰离奇地隐没旭日当中,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山影辉映横亘天际的彩虹。另有一说,幽冥山掌控在玄皇门手中,玄皇门众不过千

2020-03-07

源自她丰腴的身材呀!胸大腰也大,就是个多汁的水梨体型

源自她丰腴的身材呀!胸大腰也大,就是个多汁的水梨体型,在以葫芦形为美的普遍审美观下,她的「稍胖」就成了一种不可饶恕的原罪,男人眼中只看得见腰身纤细的骨感美人,瞧不见腴嫩有味的胖

2020-03-07

真爱难寻,她的羽翼太丰他承受不起。

真爱难寻,她的羽翼太丰他承受不起。「是吗?」多叫人心碎的谎言,她几乎要相信他的冷血是天生的。「那么那只可爱的长毛吉娃娃呢?听说你开始饲养宠物了,我要陪你一起赏玩,我还没替狗刮过

2020-03-07